2020年家居行業融資、并購、上市全景圖

「導讀」2020年是艱難的一年,創投層面的融資面臨腰斬。但也有新的生機,隨著行業成熟以及A股門檻的降低,家居行業誕生了大批上市企業。

 

 

作者 | 劉林

 

 

 

2020是困難的一年,疫情的到來,對全行業都形成了巨大的壓力;2020是進取的一年,線下的缺失,讓幾乎所有家居企業加快了自己的數字化轉型。

 

對于資本市場,同樣因為疫情帶來了很多不一樣的改變。在資金和融資事件均減少的情況下,錢在更多地流向擁有成熟模式的成長期企業。137起融資事件中,僅47起創投層面的融資,總金額約49.88億元,其中只有一起種子輪,三起天使輪。

 

融資事件減少,上市企業卻在增加。經受住疫情考驗的公司,大多有著自己成熟的商業模式和積蓄的潛在能量,那么選擇上市融資,則顯得理所當然。2020年,在已經有18家家居企業上市后,依然有26家公司,走在上市的路上。

 

18家已經上市的企業,共募資208.09億元,總市值3989.78億元。即使排除特殊的海爾智家,總市值依然高達2957.35億元。

 

在大多數領域逐漸進入存量市場之后,很多企業也開始了自己的版圖擴張之旅,它們或進入相鄰的領域做大做強,或進入風口試圖開辟第二戰場,或選擇走出國門在他國尋覓機會。這種情況下,入股、并購無疑是優質選擇。今年42起股權轉讓,披露出來的金額約127.82億元,其中或多或少都能看到類似的意圖。

 

融資件數遭遇腰斬,想要拿錢需要硬手段

 

在家頁傳媒總結的137起融資事件中,如果僅就創投行業而言,一共有47起融資,其中1起種子輪,3起天使輪,14起A/A+/pre-A,9起B/B+/B2,5起C/C+,15起戰略融資,融資總額約為49.88億人民幣。

 

 

相較于2019年的87起融資,2020年的融資起數幾乎遭到腰斬,披露金額也一夜回到5年前的水準。這種情況的出現,一方面在于家居各個領域都逐漸走向了整合或者成熟階段,市場的領導者開始出現,真正有前景的項目都已經在之前完成融資或者走到了上市階段。

 

比如小米生態鏈企業石頭科技于今年2月21日登陸科創板之后,股價一路上揚,一路漲到1065元,成為繼茅臺之后,第二支A股千元股。同樣的,家居物流領域的獨角獸日日順也于11月17日完成了輔導備案,開啟了自己的上市征程。

 

另一方面,在疫情的影響下,各行各業都面臨極大的壓力,不僅僅是家居行業,整體的投融資都在下降。根據虎博搜索發布的數據顯示,2020上半年,投資筆數及金額都明顯縮水,完成投資僅827筆,公開披露的總投資金額3115億元,皆不足2019年數據的1/3,這和家居行業的走勢,基本相同

 

想要拿到融資,或團隊能力過硬,或商業模式新穎,在早期項目充滿不確定性的當下,企業必然需要有相對穩定的營收模式,才可能在寒冬中獲得錦上開花的錢。比如美克家居、國美零售這種老牌勁旅,都拿到了大筆融資,小鳥音響、幾光這類專注于垂直領域且有一定積累的企業也很順利拿到了錢。

 

 

跟上資本市場動向,家居企業上市迎來爆發

 

2020年,家居行業一共有18家企業成功上市,其中創業板3支,科創板1支,上交所7支,深交所5支,H股2支。要知道,過去幾十年,A股總共也才66家家居上市企業而已,可以說今年是家居企業IPO的爆發之年。

 

從行業領域的角度可以看到,上市的公司中,有北鼎、彩虹電器等小家電企業,有帥豐電器、火星人、億田智能三家集成灶企業,有石頭科技等智能家居企業,有眾望布藝等材料領域企業,也有法獅龍、中天精裝等工程領域企業。

 

家居建材各細分領域批量涌現企業上市,一方面得益于注冊制的政策,更重要的是行業步入成熟期,很多企業經歷多年積累,具備了進入資本市場的條件,未來行業馬太效應將進一步顯現,頭部優勢持續爆發。

 

此外,隨著A股市場的改革逐漸啟動,目前境內的上市門檻幾乎和美股持平,大大加快了A股IPO的數量和效率,這也讓上交所直接成為了上半年全球IPO之王。資本市場就是這樣,西方不亮東方亮,在創投層經歷寒冬的時候,退出端享受狂歡也是順理成章的。

 

而相對于創投層的小心翼翼,上市企業的募資規模就要大上很多了。除了海爾智家的H股上市較為特殊之外,其他17家企業僅上市就募資208.09億元。其中公牛募資48.87億元,石頭科技募資45.2億元。

 

版圖擴張,入股或收購依然是優質選擇

 

2020年,一共發生了42起股權交易,其中27起交易涉及控制權的變化。并購入股的目的基本分為三類,一是資本運作,這類較少不細說;二是進入新的領域,購買或入股成熟企業,往往會比從零開始更順利;三是對國外市場的開拓,邏輯和第二類是一樣的。

 

進入新領域層面,比如海鷗住工7600萬元取得冠軍瓷磚55.54%股權的案子中,海鷗住工就明確表示將業務拓展至瓷磚的生產經營,有利于促進公司整裝衛浴新業務更快發展。這種構筑產業鏈上下游,建立協同效應的布局,雖然老套,但一直有效。

 

同樣的,群核科技收購Modelo,恒林股份7億收購廚博士,是類似的邏輯。小米1.39億取得東易日盛5.01%股權、京東購得五星電器剩余54%股權,同樣是類似的邏輯。

 

和海鷗住工這種對臨近領域的擴充不同,居然之家5.6億并購天津保理、3.35億并購居然小貸、1億并購居然擔保,則明顯是迫于今年極難完成的對賭協議,想要在風口秀一把操作,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那手法了。同樣的,皇朝家俬6250萬取得科學城(廣州)融資租賃20%股權,顯然也想玩玩資本游戲。

 

海外擴張層面,以大自然家居、夢百合、金牌廚具最有代表性,它們分別以1866.2萬歐元并購波蘭復合地板制造Baltic Wood S.A.,4645.6萬美元取得美國家具零售商ROM 85%股權,1600萬元取得馬來西亞定制家居品牌 SIB 9.09%股權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上半年高舉擴張大旗的碧桂園,則在家居行業放慢了步伐。尤其是上半年5億元收購帝歐家居6.5%股權、4.99億元收購蒙娜麗莎6.22%股權的事宜也在8.14日終止。近幾年碧桂園多元化發展的腳步一直在持續,和家居領域的故事顯然還有得寫,年末2億元入股蒙娜麗莎旗下子公司就是明證。

 

 

 

投資趨勢:智能家居、渠道和平臺

 

資本寒冬中,資本的流向相當清晰,一個是投資未來,即智能家居;一個是解決生意的問題,渠道解決交易、平臺解決效率。所以,我們也可以得出結論:

 

 

◎智能家居是大勢所趨

 

雖然近幾年智能家居的增長率,在快速下滑。尤其是在今年疫情的打擊下,第三季度智能家居設備市場出貨量甚至出現了負增長,同比下降2.5%。但誰都知道,這一定是未來,就像智能手機那樣,需要的僅僅是突破目前的困境。

 

事實上,可以欣喜地看到,目前行業的規則是在不斷進化的。比如最大的問題——生態的碎片化,這一點在最近由小米、華為等巨頭一起成立的開放智聯聯盟,就將問題的解決向前推動了一大步。這種情況下,體驗層面的問題,解決也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

同樣的,投資的邏輯本來就是對未來的投資,作為必定會成為風口的行業,智能家居的投資熱潮并不會輕易衰減。今年一共11家智能家居企業拿到投資,從A輪到C+輪,應有盡有,金額也大都處于億級水平。

 

◎新興渠道正在占據市場

 

2020年,一共有8個渠道品牌/公司拿到投資。除了國美零售帶有傳統的線下渠道性質,無論是專注于互聯網裝修的考拉小匠,還是家居共享新零售平臺好橙家,亦或是家居產品視頻團購平臺奇團網,都是對新興渠道的開拓。

 

商業的本質,是交易。而如何完成交易,是渠道。無論是對傳統渠道的鞏固,還是對互聯網新興渠道的開拓,都是解決商業最本質的問題。渠道的重要性,在任何時候都不容忽視。重要的是,企業對渠道的經營和平衡。

 

◎資源整合依然是行業痛點

 

在資本寒冬中,唯二融資筆數達到10筆的,一個是智能家居,另一個就是平臺,披露金額為3.9億元。上下游溝通效率低下,一直是家居行業的頑疾,所以誰能解決上下游信息的不對稱以及流通的低效,誰就有可能就在競爭中獲得優勢。

 

解決信息不對稱和流通的問題,本來應該是各個企業在進行數字化的過程中,完成流程再造,從而提高效率。但在數字化相對緩慢的家居行業,提供資源的整合服務,依然是行業的痛點之一。

 

中裝速配為家裝企業提供一站式的輸出材料供應鏈,工匯有活為建筑裝飾行業提供工人資源和施工管理系統,極享家解決的則是消費者的信息不對稱。凡此總總,都是在解決目前行業急需的信息與資源流通問題。

 

注:

本文美元匯率統一用全年平均匯率6.9;同理歐元用7.9

投融資未披露金額用天使及以前500萬、A及A+1000萬、B及以后5000萬計算,若為A&A+的數千萬元,則用2000萬代入計算;戰略融資未披露金額以前一輪融資為基礎代入輪次計算

并購及股權投資未披露金額因不用于具體分析,所以未算入總數


運單追蹤
聯系我們
服務評價
直營干支裝一站式
行業痛點解決方案
五包物流服務
增值服務
服務承諾
我要裸聊